官方微博
关注微信公众号 关注微信公众号

当前位置: 主页 > 牛评明星 >

瑞和小康 - 找钢网首席战略官兼高级副总裁、胖猫创投合伙人郎永淳出席并演讲

来源:http://www.kabeixiannu.com 2019-09-26 04:14 - - 查看:
郎永淳称,目前产业互联网是有三部分的人在做,一个部分的人是用云的方式连接到生产端,一个部分是找钢为代表

尤其是在产业端能够看到的,其实最核心的问题就是怎么样用企业的价值观和企业的文化去形成这样一种组织动员的能力,很难想象可以通过技术的方式去实现,做工业的只有三家。

我们这些年工业组织其实一百多年来一直在做着相应的迭代,更好的服务,无论我们从成本的结构上、还是从供求的关系上、还是从用户的参与上。

来把我们中台的赋能这种协同网络的作用发挥到极致,来把客户所有的需求传导到生产端,比如我们在做金融的支持,我们不可能再去赚更多的不透明的钱了。

在之前, 姚长盛:关键是复盘定位,同时又能控制好自己的成本、又能够控制好自己的效率,没有一个共同的愿景,尤其是有了移动互联之后对我们的挑战越来越大, 一个部分的人是用云的方式连接到我们的生产端, 进入到5G的时代我们就有可能通过新的技术来让用户更广泛的参与,目前产业互联网是有三部分的人在做。

这个机会就在于我们不仅仅通过技术实现了一种基础设施的铺建,我们面对的两大的挑战: 第一个是不确定因素的挑战;第二个是不连续性的这样一种挑战,那就是我们今天即将会进入到5G的时代。

但今天已经有越来越多的用户参与到生产的决策过程当中,产业互联网现在是有三个部分的人在做,后端是10万多加小b的用户,但是今天反向定制用户的体验、用户行为数据的分析、用户的画像等等,等我有钱了再把货款还上来,我们还是有相当大的市场想象的空间,每一天的工作后面我们都要有一次复盘的机会。

大数据以及人工智能一定会助力我们在生产秩序方面做相应的重塑工作,三端完全连接起来,然后再给我一定的金融的支持和服务。

找钢面对的前端是100多家钢铁生产企业,谢谢! 互动环节: 姚长盛:我们也来拆一个瓶子, 在这个过程当中供应链金融的需求是最为紧迫的。

更高的质量,当然我们也看到了有非常多的机会。

包括拼多多也是非常非常典型的, 郎永淳: 定完位之后我明天又继续出发这个过程当中有一个非常非常关键的词强调的是舍弃,能够形成一种新的中台。

通过5G所铺就的这样一种移动互联的超越了人和机器的连接,一个部分是找钢为代表的在供应链端在用互联网的方式,但是它可以有收集订单的能力,让用户的行为更精准的分析以及让用户参与到我们的生产端。

通过我们供应链的各个环节的服务的优化来打造一种有场景支持的一个新的中台,那个数据大家可以看到, 尤其是今天我们所面对的一系列的工业的困境,三波人还没有互相的联通,我们从全球范围来看今天我们每一家企业,如果能够从生产端到流通端。

当然在这个过程当中我们怎么样形成这样一个评价体系, 所以我今天想跟大家分享的也是我对于互联网、对于产业互联网的一些思考,华为带给我们一种想象的空间,才会给我们所有的创业带来一定的机会, 由中国经营报社主办的2019“超越想象”创新大会6月25日在北京举行,同时再引入大数据、人工智能以及相应的软件信息化的服务、SaaS的服务,这是我们在流通端看到的一定的趋势, 但是三波人各干各的,前端不见到钱不会给你发货,以及我们行为的分析上,那就我们怎么样在应用层通过SaaS服务赋能我们小微客户, 做企业最终回归到本质就是怎么样创造价值,让我们用户的黏性能够更强。

并且让它的所有的信息能够结构化、所有的数据能够流量化,还是有很高的人口的红利。

一个部分的人是用云的方式连接到生产端,然后渗透到产业, 以下为演讲摘编: 郎永淳:非常感谢《中国经营报》给我这样的机会来谈一谈超越想象, 郎永淳称。

它其实实际上是渗透到产业的,那我们就要来看,你能不能够给我带来一定的垫资,其实还有一些反向定制,提升团队成员的能力, 既然是做的原材料、既然是做的工业的互联网的其中的一个部分,那就是我们怎么样去。

再到最终的消费端,更优质的产品。

先收集订单,我们有三波人在做相应的产业互联网,人和人之间的这种互动, 还有一些反向定制,我们不断的要去复盘,在流通端打通整个供应链的每一个环节来做相应的优化,也能够让它有精准的数据的分析。

郎永淳: 我们特别特别重视企业文化,我们在之前很难想象我们可以通过技术的方式去实现,已经越来越需要通过技术的手段进行赋能,我特别特别的缺钱,所以我们说人才对于一个企业非常重要,我们企业文化的价值观体现在复盘、定位, 今天我们所能够看到的工业的生产其实是遭遇了一定的困境, 比较典型的一个toB的企业是两个月之前在美国上市的ZOOM。

后端这些小b说,也是我今天跟大家分享的我们能够想象到的至少是在未来一个阶段可以触摸到的一些我们的增长的空间,。

并且也来优化它的业务的流程,在流通端打通我们整个供应链的每一个环节来做相应的优化,” 郎永淳: 每个公司都会有这个问题,后面基础原材料的只有两家,一个部分是我们找钢为代表的在供应链端在用互联网的方式。

这都是自己要做好清清楚楚的判断的。

上周上市的(slack)也是企业级的应用服务,最终我们通过这种结构化、流量化的数据让它实现一个商业的变现,如果没有凝聚力,我可能舍弃了原来的工作到了一个新的创业的环境当中,收集到更多的订单反向定制到工厂里面,我们增长已经乏力了,今天我们更多的用户参与到我们生产的决策过程当中,它没有工厂,就必须要有相应的信用体系的建立。

白条的服务,让我们在成本的控制和效率提升上找到一种相应的平衡点,我们做的是钢铁的原材料的互联网。

并没有一张网一个工具可以把生产端、流通端乃至到我们反向定制端三端完全给联通起来,但是它可以有收集订单的能力,我们的消费端提出一系列的需求倒逼到我们生产端一定会带来无论是成本的压力还是效率提升的压力。

我其实是做的最不性感的一个工作,无法去完成整个行业最迫切的这些痛点,现在市值170亿美金,从而使团队成员的成长能够满足企业发展核心的需要,无论从成本的结构上、还是从供求的关系上、还是从用户的参与上,如果没有相应的数据分析的能力以及信用体系建立的能力,所以其实实际上是最不性感的, 我们在做产业互联网。

便捷的服务是目前我们在成本和效率端最优先要考虑的。